美國《大西洋》月刊網站11月8日文章,原題:在中國小城冒充“選美皇后”的日子2011年11月,我置身於中國鄂爾多斯市的一家賓館。來自巴西的17歲室友安娜已鑽進被窩。我將鬧鐘調至清晨6時,屆時等待我們的將是歌舞才藝比賽。
  安娜是巴西的時裝模特。24歲的我則剛從大學畢業,鑒於很難在美國找到全職工作,正以非常規方式出外旅行一年。這並非真人秀,亦非安娜在紐約或米蘭參加的那種預約演出。直到登上飛往鄂爾多斯的班機時,我們才得知該活動的性質。“我們要參加又一場‘小姐’賽。”一名烏克蘭女孩感嘆道。
  我將扮演“美國小姐”;儘管來自巴西,但安娜將成為“智利小姐”。這本應是我人生中最怪異的36小時——倘若我沒在此前兩月內兩次參加此類活動的話。我第一次當“美國小姐”是當年9月在敦煌參加國際葡萄節。第二次是10月在大連為某地產項目吸引潛在買家。我們不但被編造出各種背景故事,還要穿上在組織方看來代表我們各自祖國顏色的服裝。怪誕甚或“不愛國”的是,作為“美國小姐”,我穿的竟然是水鴨藍!
  此類演出的典型目的是標榜本市已“富得足以進口外國‘選美皇后’”!這些活動通常由房地產開發商、地方旅游部門或電視臺出資。然而,這些模特其實並非真的“選美皇后”,而是由其“母公司”派往亞洲的淘金者。
  在我預定參加的9場“時裝秀”中,僅有兩場是走T型台,其他都是假的選美比賽、車展或貿易展,且組織方不提前告知演出性質。一名俄羅斯少女曾頂著“阿根廷小姐”的頭銜,乘坐大巴在中國農村各地奔波了10天。
  這些活動與中國大規模的模仿西方行為如出一轍,如假冒外國品牌的商業街、山寨外國建築或開業時找些白人撐門面等。由於很難在中國獲得工作簽證,一些中介通常建議模特以旅游簽證赴華非法打工。此外,米蘭、紐約和巴黎的模特市場競爭更為激烈,迫切“入行”的模特們正紛紛進入中國等亞洲市場。
  從經濟角度看,可以理解其中的吸引力。僅工作一周多的時間,一個模特就可能掙到不少於中國家庭平均年收入的薪酬,即便她們或許只能拿到其中的一半。  (原標題:美媒:在中國冒充“選美皇后”找白人撐門面)
創作者介紹

coffee

jg32jgafx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